·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正文  
【我的茅台记忆】姚树生:一碗茅台,敬你万丈豪情
2014-11-07 11:38  来源: 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专题】我的茅台记忆

  多彩贵州网讯 年近古稀的姚树生前不久因为中风,精神已经大不如前了,可是,只要是他精神好时,他都会拿起一直放在床头的书看上一小会。《十大元帅》就是姚树生最喜欢翻看的书之一。军人情结挥之不去,参军的那段岁月,如同流淌的血液一般,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见到记者来采访,姚树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一个兵。”那口气,带着自豪,带着骄傲,带着火热的激情和无限荣光。

  姚树生用这样一句话定位着自己的人生,开始向记者娓娓道出了他当兵时的故事。

  “我是1969年入伍的。当时,在老家大门上还贴着一张红彤彤的证书,上面四个字‘光荣军属’。”姚树生仍然清晰地记得每一个细节。当兵十年,升为连长,本该在1979年转业退伍的姚树生因为军事技能过硬、任劳任怨,成为留在部队的两个人之一。这个时候,领导下达上前线的命令。服从是军人的天职!姚树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毅然走上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

  1979年2月14日,夜。即将奔赴前线的人们或因为寒冷,或是因为害怕前线的战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姚树生将大家聚集起来,把酒打开,带头唱起了壮行歌,一边唱,他一边将酒倒在每个战士手中的搪瓷缸里。

  当走到一个小个子兵前面时,小个子兵怯怯地说:“连长,我不会喝酒。”姚树生一看,原来是“小李白。”其实,“小李白”的本名是叫李白,因为与我国的大诗人同名,加之贵州话里,“李”、“你”不分,“白”和“伯”同音,所以,每次介绍自己为“我是李白”时,总让人误会成“我是你伯”。常常闹笑话,也常被士兵们取笑。因此,李白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了一个“小”字,叫“小李白”。

  “不喝酒怎么行?李白斗酒诗百篇,小李白喝酒杀敌人!喝,必须得喝!”姚树生故意严厉地说。小李白一看连长生气了,小心地说:“连长,我少喝一点行不?”姚树生哈哈笑着说:“这个是茅台酒,知道吗?国酒!金贵着呢!你想多喝还没有。”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我反而给小李白多倒了些酒。”姚树生的身体向记者靠过来小声地说,仿佛生怕被小李白听了去。他的脸上,透着“坏坏”的笑。

  小李白闭着眼睛,痛苦地一口闷下。慢慢地,他睁开眼睛,一脸迷惑:“连长连长,这是什么味道?一点都不辣,就是香。我喝得太快了,还没反应过来,能不能再倒一点?”其他的战士都笑起来,说这小子尝到茅台的好处了,居然要多吃多占。姚树生把小李白一推:“快走吧,等战争胜利了,我请你喝个痛快,不就是一碗茅台吗?”酒壮英雄胆,一杯茅台下肚,士兵们果然精神大振,唱着壮行歌,怀着满腔愤怒,踏上了去前线的路。

  2月17日,部队渡过红河。中国军队如道道锋利的刀锋,切割砍削。“越南正规军不经打。”姚树生说。确实,一切都很顺利。“大家都以为这次战争将会圆满结束。士兵们都期待着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

  回忆至此,姚树生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可是,我们没想到,真正的难关,在回国的时候。”

  接到胜利回师的命令,姚树生才发现回来的路那样艰难。“越南山多,洞多,树木多,地形复杂。越南人仗着地形熟悉,猴子一样,东打一枪,西打一枪。你去打他吧,他脚底抹油,钻山洞了。你不打他吧,他蚂蝗一样巴着,专门打闷棍抽空子。地上到处埋着地雷,竹签,一个不防就吃亏。”

  姚树生说着说着,眼泪就这样无声地滴落了下来。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满目疮痍的战场,耳边仿佛响起了隆隆的炮声。

  “我带着十几个战士从一座山脚路过,那山仿佛一颗狼牙,钉在路上。山头传来枪响,山上肯定有钉子。”姚树生说。

  “钉子?”看出记者的疑惑,姚树生的儿子姚治斌在旁小声地给记者解释说:“钉子就是敌人的意思。”记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而这一幕,丝毫没有影响到姚树生的叙述。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姚树生带着三个兵摸上了山头,却看不到人。三个兵里就有小李白。小李白说:“连长,这里肯定有山洞,我去看看。”姚树生说:“我去,我比你们会打仗。”姚树生不是自我吹嘘,军事技能确实比这三个兵高超。姚树生顺着草丛爬过去,草一动,头上炒豆子一样的枪声响起。敌人就在前面,姚树生扔了一个手榴弹过去,“轰”的一声,枪声不响了。他正准备上前,小李白已经爬上来,分开草就上前去。突然,前方又是一声巨响……

  “敌人居然在这里埋了地雷!”姚树生高声说。

  姚树生从旁边爬上去,对着山洞扣动扳机,打完一个弹匣,山洞里彻底没了声音。

  小李白的腿被炸断了,嘴里不断向外冒血,一张脸白得像张纸。他断断续续地说:“连长,你还欠我一碗茅台。”姚树生抱着小李白,忍住悲痛:“兄弟,我们回去喝茅台。”小李白抽搐着,在姚树生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说得这里,姚树生终于哭出声来。

  看着父亲情绪激动,姚治斌起身扶着父亲走进里屋。照顾父亲睡下后,姚治斌给记者介绍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父亲回国后,转业到地方,成为了一名检察官。父亲永远也忘不了死在他怀里的小李白。”姚治斌说,姚树生此后再也没有喝过茅台,因为他觉得他欠着小李白。

  姚树生退休后,孝顺的姚治斌提出带父亲出去旅游旅游,一向艰苦朴素的姚树生起初不肯答应,2012年清明,姚树生突出提出,要去一趟云南。

  “到了云南,父亲直接去了云南金平烈士陵园。”姚治斌没有意外,只是默默陪在姚树生身边,“那天,天很冷,还下着小雨。”

  烈士陵园埋着姚树生昔日的战友,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对潇潇暮雨洒群山,苍天有泪。姚树生走到小李白坟墓前,盘腿坐下,拿出一瓶茅台,说:“兄弟,哥哥来晚了。我请你喝酒,喝茅台,今天不醉不归。”

  “大军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哥哥笨,记不来这些诗,你是李白,是诗仙,这些写得真好。现在哥哥上老年大学了,背的诗可多了。骏马似风飚,扬鞭出渭桥,弯弓辞汉月,匹马破天骄。君不见,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了却君王天下事,还有什么?黄沙百战穿金甲……你要活着该多好,我们一起喝酒。是男子汉就要去当兵……”姚树生茅台入喉,唐诗宋词混搭,用沙哑的声音唱着走调的军歌,“我们的队伍向太阳,风在呼啸军号响……”唱着唱着,姚树生脸上已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水。

  “看着这场景,我也早已泪流满面。”姚治斌本想上去安慰伤心的父亲,却被姚树生一把推开。姚树生举起酒碗:“来,兄弟,哥哥敬你一碗万丈豪情。”姚树生把酒喝下,碗一扔。那声脆响,仿佛军号吹起。立正,敬礼,姚树生如同一座雕像,五指并拢,指尖抵着萧萧白发。

  风吹过,茅台酒瓶的红飘带飞起。酒香掠过,飘向那一片片曾经热血的墓碑。

作者: 本网记者 熊莺  编辑:罗婧 主编:  
返回频道首页
相关阅读

多彩贵州微信二维码

多彩贵州微博二维码

耕云贵州新闻客户端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学习贯彻贵州省十一届五次全会精神
【专题】依法治省 贵州实践
【专题】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
热议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
【专题】高铁来了 多彩贵州“飞”起来
爱尔眼科寻找高度近视活动开始
【专题】贵州速度,给力!
【专题】记忆里的贵州冬季
【专题】贵州省首届网络安全宣传周
【专题】纪念黎平会议召开80周年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