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正文  
本网调查:草海治理的“人地矛盾”
2015-03-14 16:07  作者: 本网记者 文/赵曌 图/杨昌鼎 来源: 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文/赵曌 图/杨昌鼎)通往阳关山的路只有一条,严格说起来,它只是“冒”出草海湖面的一条土方带,弯弯曲曲,坑洼不平,仅容一车通过。

  3公里不到的路,3月6日,记者所乘坐的越野车“折腾”了近半个小时到达了路的尽头——阳关山,草海西北区域的一个小岛。

  村民李材米的家,就在这里。


这是从威宁县城通往阳关山的唯一通道,弯弯曲曲,坑洼不平,仅容一车通过

  草海中央的“失地”农民

  李材米出生在1972年。43年来,他一直生活在这座小岛上。

  1972年,草海遭遇历史上第二次大规模人工排水工程,整个湖泊仅存5平方公里水域面积和部分沼泽地,保护区核心区40平方公里共6万亩土地全部分给了农民当承包地。“海子对面都是我们家的土地,多得算不清。”李材米说,父辈们回忆,那时候他家每年可以收1000多斤大豆,几千斤苞谷。”


43年来,李材米一直生活在这座草海中央的小岛上

  1980年,政府决定恢复草海水面。1982年,草海水位恢复至2171.7米,水域面积达到25平方公里,水域面积内的耕地大部分被淹没。李材米家也不例外,“涨水之后就没多少土地了,我们家五兄弟,每家也就一亩多地。”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

  一亩多土地一年能收成多少?对于这样的问题,李材米答不上来。他的土地紧挨着草海,雨季水位上涨,基本上每年都会被水淹。李材米指着墙上的两串干辣椒,说:“你看,这就是去年一年的收成,苞谷、洋芋颗粒无收。”


黢黑的墙壁上挂着两串干辣椒,这是李材米一家去年的全部收成

  和李材米一样,小岛上的农民每年都面临着“失地”的风险,一涨水周围大部分土地都会被淹。李材米说,“只有抢在下雨前收一点点,不然就只能到水里去刨了。”

  被“遗忘”的小岛和村民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岛上不少村民都选择在草海捕鱼,再到县城售卖。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村民在草海捕鱼

  李材米告诉记者,去年涨水的时候,不少村民都到自家土地区域捕鱼,但很快就被相关部门禁止了。

  为了维持生计,有能力的村民只能外出打工,李材米偶尔也会到县城里做泥水工,一天收入100块钱左右,“下雨天做不了、冬腊月也做不了。”和自家土地的收成一样,“年收入”这样的概念对于李材米来说,同样是个未知数。


由于没有稳定收入,“年收入”这样的概念对于李材米来说,是个未知数

  村民外出,连接小岛和威宁城郊的土路是唯一的通道,岛上没有学校,孩子们上学也走这条路。但一到雨季,这条唯一“出路”也免不了被淹,只能划船出去。这时,村民们必须从早上5点就开始划船送孩子们上学,要好几船才送得完。

  人地矛盾成草海治理最大难题

  在威宁县草海综合治理办公室,负责人祖启朝向记者介绍,阳关山属于草海保护区的核心区,这是禁止开发区。

  根据规划,对影响草海综合治理的敏感局部区域,将来都要实施移民搬迁。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一直以来,政府并没有对岛上的基础设施进行完善。


阳关山属于草海保护区的核心区,是禁止开发区,但随着人口的增多,村民仍在继续建房

  “这就是草海综合治理过程当中面临的人地矛盾。”祖启朝说。

  祖启朝认为,通过退耕还湿从根本上解决土地权属问题,这是草海治理最重要的核心问题,也是草海保护和治理的前提和保障。最好的方式是将所有水域面积以及湖滨带面积内的土地予以征收。他坚信,早解决比晚解决好,越晚投入越大,非常紧迫。

  土地征收的背后,是环草海湿地居住的18个村99个村庄9万余人,生态移民无疑是一项庞杂的工程。

  根据分析,若将草海水位从目前的2171.7米恢复到2173.5米的高度,水域面积将达33.58平方公里,库容量将达9881万立方米,不仅能有效延长草海的生存周期,还能确保其生物多样性系统的完整性。

  目前,草海只有中心5平方公里的土地属于国有,要达到这一目标,就需要征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近45平方公里6万亩的承包地,按现在当地征地价3.83万元/亩计算,需要资金22.98亿元。还处于国家级贫困县行列的威宁,根本无法解决资金问题。


小岛的对面,建起了一座“幸福小镇”。对于草海沿岸村庄的风貌改造和环境治理,政府也在探索出路

  在生存与生态的博弈中找寻出路

  看着连接县城的土路,李材米叹了口气,说:“假如这条路不会被淹,就会好些,至少可以经常出去做工。”

  谈及草海的人地矛盾,祖启朝同样叹气,说:“综观自然保护区周边的农民,都普遍贫穷。”

  李材米觉得,搬出阳关山,日子会好起来。

  祖启朝同样在憧憬,希望能有完善的生态补偿机制。要让农民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能发展。

  2014年,新一轮草海综合治理方案编制工作启动,目前已进入修订阶段。

编辑:吴蔚 主编:胡涛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2015全国两会
【本网策划】班主任习大大和贵州同学的故事
【专题】“据”说贵州 七省网友看过来
【本网综合】贵州踏青赏花地推荐
【专题】绿色贵州建设三年行动计划
【专题】3月1日实施不动产登记
【本网综合】又到一年贵州樱花季
爱尔眼科寻找高度近视活动开始
【本网综合】贵阳周边摘水果 地点你来挑
【专题】贵州新医药大健康即将起航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