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经济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移民搬迁户二十年的甘苦
2019/05/16 作者:本网记者 文/李远莉 熊莺 洪英杰 赵梁宏 摄影/张玥 贾过之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众望专题】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四力”“四全”建设大型主题采访实践活动 【专题】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四力”“四全”建设大型主题采访实践活动

  背景:安土重迁,万古乡愁。偏又有“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之地,世代苦寒。

  2015年以来,中国大地掀起一场史诗般的大迁徙。“十三五”时期,贵州易地扶贫规划搬迁188万人,搬迁人数全国第一。

  这场总攻贫困的战役,贵州冲锋在前。改观于一村一户,蜕变在一事一人。

  祖辈避匪患,从织金迁居深山。朱家在龙塘村住了近百年。终于,朱仁智的父母以及四兄弟,连妻带子,于2017年搬出大山。

  住进政府安排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惠水县利民社区。两年来,一家老小,逐渐过出些“市民”的样子。

  1

  龙塘村共8户人,距岗度镇13公里,山路陡峭,要走3个钟头。

  摩托车普及前,村里人买油、盐、酱、醋及其他日常用品,主要靠步行到镇上赶集。尤其冬天日短,必备手电筒,防夜里赶路。

  直到搬迁前,不会骑车的留守老弱,单独去镇上,还是这般。

资料图:通往龙塘村的山路

  朱仁智是朱家最小的儿子。念到初二辍学,16岁外出打工,补贴家用。那时手机还不普及,电话只能打到镇上。“嬢嬢,你让我妈下周赶场,下午两点来等我电话。”

  出门后首次通话,刚听到母亲声音,眼泪抑制不住,直往下掉。

  4年后,朱仁智娶了一个四川媳妇,名叫王晓丽。夫妻俩一同打工,日子紧巴也幸福。

  2008年媳妇怀孕,决定回村待产。

  “当时已有8个月的身孕,回村的路太烂了,不敢坐摩托车,怕颠着。是公公朱绍良拉着马接我回家的。”王晓丽回忆说,10分钟车程,楞走了两三个小时。

  一个月后。一天,傍晚时分。愈加密集的疼痛,从小腹袭来,王晓丽感到有些不妙。不好!娃怕要提前落地。

  本来打算预产期前3天到医院住院的王晓莉,乱了分寸。

  朱仁智没在家。情况紧急,公婆让大儿子赶紧骑摩托车,去镇上请医生。农村妇女生小孩,丢命也是有的。等待分秒都是煎熬。直到医生5个小时后赶到,王晓丽悬着的心才安稳些。

  凌晨4点,顺利诞下一名男婴,取名:文彬。

  2

  带上孩子,继续出门打工。

  文彬三岁那年,听说种经济作物很赚钱,夫妻俩决定回村,试图改变漂泊的命运。

  谁知,一年到头,人均收入2000元,日薪5块钱。面对哭笑不得的现实,只好再次背起行囊。

  “小候鸟”也随着父母,在各地迁徙。

  九岁之前,文彬的幼儿园换了3个,读过的小学有6所,分布在浙江、四川、新疆的多个城市和老家龙塘村。有时没有正式入学,就到工友孩子的学校去“混”一下。

  其中,条件最差的,就是村里的学校。只有一位初中文化的老师坚守阵地。偶有支教的大学生。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十七八个孩子,全挤在一个四面透风、“通花见亮”的木屋学习。

  那时,文彬约五六岁,大些的堂兄弟带着他一道去上学,约走五公里,碰到下雨,山路泥泞,小孩子们要走一个小时才到。

  “中间泥巴路太滑,我从走边边的石头上走。”小小的文彬,总结走路心得。

  夫妻俩数次想狠下心,让儿子在山里留守。每次坚持不到2个月,思念泛滥,再接回身边。带着孩子,王晓丽能做的活有限,家庭收入,主要靠朱仁智一人。每月开销下来,颗粒不剩。

  有一段时间,朱仁智开始学装修,指甲都磨破,每天只赚30块钱。那时王晓丽每天卖早餐,凌晨5、6点就起床。

  “我自己倒不要紧,就是苦了她,心里觉得……很愧疚。”说到这,朱仁智眼泛泪花。

  漂泊的辛酸,刻满两个年轻人的经历。

  3

  转折,发生在2017年。

  龙塘全村都是贫困户、“易地扶贫搬迁”对象。当年7月,朱仁智家四兄弟,拿到了利民社区安置房的钥匙。按人头,朱仁智家,分到一套三居室房子。

小区环境优美

  “当时几乎是拎包入住,不说桌椅板凳,连盐巴、味精都有。”很快,王晓丽应聘上社区的文员岗,月收入基本够一家人的日常开支。

  为了下工方便回家,朱仁智凑了两三万作首付,贷款买了一辆东风牌汽车。月供3000多元,顶着还款压力,在外做装修工,朱仁智一天都不敢懈怠,“不过奔着好日子,压力也是动力。”

  文彬在附近的赤土小学上五年级,走10多分钟就到。“以后再也不用转学。”

  买菜、日用品,附近有菜市场、超市,看病有社区医院,办事有社区服务中心,街道被环卫工人打扫得干干净净……

  稳定下来,夫妻俩响应国家政策,怀了二胎。社区开车到县医院,约10分钟,每月都按时产检,分娩也在县医院。如今,女儿已有1岁多,是全家捧在手心的“小公主”。

  冲奶粉、换衣服、哄睡……懂事乖巧的文彬,样样都会。他很喜欢妹妹,抢着照顾。

  大人逗他,问他喜欢住老家的木房,还是现在的新家。

  “喜欢老家,可以摘果子吃。”文彬纤细稚嫩的声音答,“但更喜欢新家的学校,午餐好吃,上学路上没有泥巴,还可以骑自行车。”

  4

  2017年11月,经过9轮投票、筛选,从32个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王晓丽被任命为利民社区居委会主任。

  “她有工作了,我也会努力,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朱仁智看着老婆,爱意满溢。

朱仁智当年学装修时,指甲都磨破,每天只赚30块钱

  “优秀的人这么多,没想到会选我,一个四川人,又是女的。”既然得到大家的信任,王晓丽决定好好干。“首先,我想让大家都有工作。”

  安置点邻近惠水县经开区,周边共有工业企业320余家,可提供岗位8000余个。企业用人一般都要求初中文化。

  “移民都是偏远地方来的,别说初中文化,好多连小学都没读完。”王晓丽说,为促进就业,社区组织起了刺绣、美容、电工、厨师等技能培训班。培训合格,企业择优录用。如今,利民社区已实现户均1人就业。

  一些老年人,缺乏城市生活常识。比如,怎么辨认红绿灯,使用家用电器,甚至怎么开门锁、冲厕所。为此,社区专门举办“市民化”培训,还教一些法律常识、安全事项等。

  服务细致如“绣花”,仍然有搬迁户,住了一段时间,偷偷搬回去。

  问题也很实际,比如有一户,老人年过六十,仅有的儿子,智力残疾。低保不足以支撑生活开支。“吃嘞样样要花钱,不如回去从土都讨(贵州方言)。”

  党委政府想方设法,为类似家庭增加收入。在扶贫车间,做些简单的“手上活”。比如,给裤子穿裤带,每月增加几百块收入。允许在社区附近,开辟一两分地,种蔬菜吃等。

  截至目前,惠水县安置点6个社区,居住着从全县搬来的4千多户17000余人。两年来,搬迁百姓购置汽车超过780辆。

  5

  截至2019年2月10日,全省易地扶贫搬迁累计搬迁入住132万人。剩下56万人在2019年上半年,将全部搬迁入住。

  为了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2019年贵州率先在全国专门出台易地扶贫搬迁后续工作系列文件,形成“六个坚持”和“五个体系”为主的政策体系。

  从培训到就业,从就医到就学,从管理到党建……方方面面,缜密周全。

  6

  刚搬来时,朱仁智的父母,隔三岔五,找理由回老家:打整下园子,摘几颗白菜,收拾旧物。慢慢的也不爱去了,嫌“路远得很,难得走”。

全家福。第一排左起:王晓丽的父亲、朱仁智的母亲和父亲

  朱仁智说:“其实,主要是老房子都没得网,无聊。”

  原来两老迷上了智能手机,闲来无事,就在社区组织、或自发建的“山歌群”里与老乡们斗歌。“我唱得不好,不过抢到红包就要着来一段。”

  在快手、火山小视频、抖音等APP上的搞笑短视频,也深受欢迎。

  “有时候我爸对着手机,突然就哈哈大笑,还拍大腿。”朱仁智既欣慰又无奈。

  傍晚,到老年棋牌室喝茶打牌,是朱绍良的“必选动作”。罗德先背着孙子,隔天要去跳一次广场舞……

  有滋有味的城里活法,减淡了老人心头萦绕难断的丝丝乡愁。

  (本网记者 文/李远莉 熊莺 洪英杰 赵梁宏 摄影/张玥 贾过之)

编辑:赵兴智 主编:赵兴智  
相关阅读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布依蜡染与茶染碰撞 耐     2019-05-14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护林“队长”王光德:     2019-05-14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布依茶源小镇:搬迁群     2019-05-13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大数据串联820万用户     2019-05-13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乡村振兴 美了“面子”实了“里子”
“特殊”的养蜂团队 “酿”出幸福的蜜
传承经典文化 久安歌唱文明新风
“茶园+农庄”成为乡村旅游体验新亮点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