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经济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办案实录|走近“有血有肉”的公诉检察官
2019/03/14 作者:李远莉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核心提示:每个公诉检察官,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一份对公正、法治、公平、正义的永恒追求。这种追求凝结在每天连轴转的工作中,用心办理的每一桩案件里。

  “检察官,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这是于心洁在2013年办一桩贩卖毒品案时,庭审结束后与犯罪嫌疑人的对话。于心洁是贵州省检察院公诉团队的一名检察官。

庭审现场(图片与本文无关)

  根据司法改革专业化、精细化管理的要求,该院公诉团队共设1个综合指导组和7个专业办案组,分别负责不同类型案件的钻研、办理和对下指导。共配备检察官46名,其中员额检察官22名、检察官助理24名。

  (一)

  于心洁分属办案三组,主要负责经济类犯罪案件。

  “有的犯罪嫌疑人很狡猾,有的其实很老实;有真诚悔过,也有不认罪的;有希望补偿受害人的,也有觉得自己没做错,被抓只是因为‘倒霉’的……”她说,面对不同性格、类型的犯罪嫌疑人,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和方法。

  这桩毒品案的疑犯,就是非常狡猾的类型。案发是2012年,一审后疑犯不服判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提起上诉。于心洁接触疑犯时是二审。

  时光倒回案发现场。2012年4月,该疑犯携带毒品,驾车经过都匀附近的一个收费站之后,发现有公安的临检站。为了不留指纹,“临场发挥”用收费站小票和5元纸币,包裹装有毒品的易拉罐,扔出窗外。警方调取收费站附近的所有监控视频查看,均没有拍到他扔毒品的过程,只有抓捕他的两名公安能够证明他丢了那个易拉罐。然而疑犯始终不认罪,此案变成了一个典型的“零口供”案件。

  “即使没有口供,其实在案证据,也足以认定犯罪嫌疑人的罪行。”但是该案二审时,处在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当时新刑诉法刚刚实施,对证据合法性要求更高。为了进一步完善证据锁链,省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对相关证据进行了更为细致的核验核查。

  这个过程中,于心洁尝试“还原”抓捕疑犯前的场景,“代入式”地分析他的处境和心理,寻找逻辑漏洞,以及不合常理的地方。庭审现场,于心洁与疑犯进行了激烈辩论。“小票上有你的车牌号”“难道5元纸币对你来说,是一个需要扔的垃圾吗?”

  庭审结束之后,就出现了文中开头的一幕。疑犯一脸无奈地笑着说:“检察官,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二)

  于心洁说,其实办案最多的工夫,是花在庭审前。每次开庭前一晚都是“不眠之夜”,脑袋里不断地“过着电影”,预估可能的情况,思考如何高效应对。

  对此,办案七组的检察官宋艳青也深有体会,庭审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才是检察官办案的“重头戏”。

  办案七组主要负责办理“利用网络实施的犯罪和其它新型犯罪”案件。面对的案件大多隔着网络、技术等计算机专业知识,办理难度大;面对的新型犯罪“花样”层出不穷,对知识更新的要求极高。

  以2016年办理的一起团伙网络电信诈骗案为例,几十名团伙成员,包括台湾的、大陆的,聚集在泰国“隔空”作案。冒充公安、快递员等实施诈骗,受害者中有老人、学生,侵害范围广。骗到的钱一到账,立马被分散转移,难以追回。而且,他们很有反侦查经验,经常“挪窝”,找到他们的窝点时,一些物证、电子数据已经被销毁。

  这样的案件,需要检察官十分熟悉疑犯的作案手法、运用的技术手段,才能对定案的证据等作出正确判断。

  不了解的人可能会问:冲在一线办案的,不是公安民警吗?为什么检察官必须懂这些涉案专业知识。

  宋艳青解释说,宋艳青解释说,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有权对公安机关侦查的案件进行审查,决定是否逮捕、是否提起公诉诉讼职能外,还履行对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和监狱、看守所等司法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等。

  “既然要监督、指导,首先自己得有相应的专业水准。”另外,一些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对于案件需要收集固定哪些证据、法律适用、法律政策把握等,可以通过提前介入侦查方式引导,防止因时过境迁证据灭失,这时检察机关的监督、指导就显得至关重要。

  (三)

  省检察院公诉部门不仅直接办理案件,还承担同类公诉案件的指导任务。全省所有基层检察院,包括市级检察院,如果发现疑难复杂案件,都有可能向省检察院请示、备案。

  “嫌疑人可能会用很多专业知识来迷惑你,甚至‘鄙视你’,认为你不懂,他就说‘这是我的金融创新行为’。”于心洁所在的办案三组,面对的经济类犯罪案件,专业性很强。

  比如,2018年“爆雷”的一些p2p案件,就可能会涉及到集资诈骗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行为的认定。于心洁说,从认识p2p到了解p2p,到去判断一个行为是不是规范的p2p行为,还是利用p2p在实施金融犯罪……当时,对于整个办案团队来说,都是一个非常艰难、困惑重重的过程。

  办理类似的案件,需要去协调很多单位,如需要公安机关提供证据,了解整个案件侦查过程;到省政府金融办,了解行业规范;到人民银行,了解受害人的相关情况等。真的是边学边干,边总结规律。

  另外,这种p2p平台案件,通常涉及的投资人、参与人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可能是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动不就动就是几个亿、十几个亿”。

  “有些人是用自己的养老金,或者是工薪阶层好不容易存下来的钱,想通过一个平台获得一些利润。一辈子的积蓄,投入进去,打了水漂。”办案时,检察官考虑更多的是能不能尽量帮受害人,挽回一些损失。

  (四)

  公诉部门,是检察院最接近案发现场的“窗口”部门,以忙、累、苦著称,挑战最多,也最能获得成就感。

  所以,年轻人大多以分到公诉部门任职为荣,然而由于工作压力大,也是三级检察院中,人员流动性最大的一个部门。这个现象越在基层越明显,宋艳青介绍,据他了解,前些年贵州省一些县级检察院公诉部门的检察官,年均办理200件左右的案件,检察官每天审查卷宗、调查办案的工作量可见一斑。

  “我们要对下作出指导,对自己要求应该更高,对案件处理能够提出针对性意见。”省检察院公诉部门的压力,不体现在办案数量上,而是“常学常新”跟上时代变化的能力和动力。而且,省检察院公诉部门,通常汇集了全省“金字塔尖”上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办理起来十分棘手。

  2004年,于心洁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犯罪经济学专业,一出校门来到检察院便分到公诉部门,这一干就是15年。“我喜欢阅卷、办案、出席法庭,用专业判断去揭穿谎言,让犯罪分子伏法。”

  宋艳青毕业于贵州大学法学专业,也在公诉部门坚守了10余年。为了“跑在罪犯前面”,他办公桌上的书籍,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次“大换血”,各种专业公众号也成为他的学习源地。

  时光荏苒。如今,他们早已从初出茅庐的“娃娃兵”,成长为省检察院公诉部门优秀员额检察官的代表。

  (五)

  “法不外乎人情”。脱下制服,检察官也是普通的妻子、丈夫、儿女和父母。

  一位单亲母亲,独自养大两个孩子,13岁的儿子被人杀害。在信访大厅,这位母亲紧紧握着于心洁的手,哭得泣不成声,希望重判凶手。因为自己也有小孩,于心洁完全能体会到她的失去儿子,撕心裂肺的痛,但作为检察官她又不能哭,强忍住泪水。

  还有一个案子:丈夫是吸毒人员,妻子受胁迫去替他购买毒品后,运输过程中被警方抓获。“根据法律,这个妻子也是要判刑的,但她家里还有4岁的孩子、80多岁老人需要照顾。”法律也有体现温度的一面,检察机关建议法院,依法从轻量刑。

  自有“法”以来,法与人情的调和与冲突就是一个古老而常新的话题。面对这样的“考题”,贵州省检察机关的检察官们,总是努力寻求“法律、社会和政治效果”的统一。据介绍,2014年以来,贵州省检察院公诉工作先后60余次获得批示表扬,部分案例被高检院作为典型案例向全国进行发布。

  “每个公诉检察官,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一份对公正、法治、公平、正义的永恒追求。”于心洁认为,这种追求凝结在每天连轴转的工作中,用心办理的每一桩案件里。(多彩贵州网 记者李远莉)

编辑:李柏杉 主编:李柏杉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高清组图】高铁暖公益
【专题】脱贫攻坚“连环计”
NASA探测器拍摄太阳大气层内首张照片
【组图】贵州兴义山村云海宛如仙境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