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七夕专辑丨三对伉俪:令人动容的传奇爱情故事
2018/08/16 作者:邵梦洋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邓稼先为核弹 夫妻分居28年

  恋爱时光,甜蜜浪漫

  邓稼先与许鹿希的真正认识,还是她1946年考上北京大学医学院后的事情。当时,许鹿希他们这些医学院的学生要经常上物理实习课,而负责教物理实习课的恰好就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助教邓稼先。那时候,邓稼先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宽宽的肩膀,高高的个子,脸上总是挂着朴实的微笑。由于他的年龄和学生们比较接近,而且性格又活泼开朗,与那些严肃有加、不苟言笑的大学教授们相比,自然更容易受到学生们的喜欢。所以,他在教物理实习课时,给学生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在上个世纪40年代,大学里的女学生还是比较少见的,像北京大学医学院这样有名的大学更是如此。因此,一些人就不免在背后议论许鹿希,说:“瞧,她就是北大著名教授许德衍的女儿,年纪轻轻就能考进北大医学院,一定是沾了她父亲的光。”其实,这些人并不了解年轻的许鹿希。她自幼深受家庭氛围的熏陶,书卷气很浓,虽然不善言辞,甚至外表看起来有些柔弱,但她的内心里却充满了一股子好学上进、不服输的劲头。入学后,她所在的班级进行了好几次考试,尽管试题难度很大,许多同学的成绩都非常糟糕,但她却依然考出了98分或99分的好成绩。这个年轻女孩的优异成绩,让老师和同学们折服了,都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渐渐地,人们不再议论了,他们有理由相信,许鹿希完全是凭自己的实力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的,而绝非走了什么捷径。

  在学校里,像许鹿希这样各门功课都很好的学生,自然会引起人们重视。很快,邓稼先也注意了到这个勤奋好学的女学生。每当许鹿希提问时,他都非常耐心地解答,许鹿希也很愿意听他的课。慢慢地,两颗年轻的心靠近了。不过,那时候大学里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更不允许结婚了。虽然他们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但还是保持着师生关系,只不过两人的心思就好象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罢了。

  邓稼先喜欢玩,也很会玩。他和许鹿希还经常去公园玩。比如,夏天他们到颐和园去划船,冬天到北海公园去滑冰。邓稼先滑冰的技术非常好。那时北京的冬天很冷,每次许鹿希跟他去滑冰时,事先都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过上了冰场以后,她滑着滑着就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只好把多余的衣服再脱下来。每逢这时,邓稼先都会停下来,细心地叮嘱她不要着凉。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如此体贴入微,年轻的许鹿希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她觉得和邓稼先在一起的日子是最快乐的。邓稼先游泳的技术也很不错,他可以任由身体在水上漂着,虽然游得并不快,但这漂起来的技术让许鹿希佩服不已。她也试图学着邓稼先的样子,但身体很快就往下沉。还是邓稼先用有力的大手一把扯住她,拂去脸上的水,他们会哈哈大笑起来……在那段日子里,许鹿希在邓稼先的带动下,感到自己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也很快乐。这或许就是热恋所激发的动力吧?终于,邓稼先和许鹿希于1953年结婚。

  幸福宁静在一天内被转变

  许鹿希与邓稼先结婚的头几年,一家人住在中关村的科学院宿舍。许鹿希每天乘坐的30路公共汽车乘客稀少。离家最近的车站也有两站路之遥。每到晚上,邓稼先总是骑着自行车到车站接她……

  然而,人生的转折往往在不经意间到来。

  那是1958年盛夏,这一天,邓稼先回家比平时晚了些。他进家门时,4岁的女儿典典正和两岁的儿子平平玩耍,一切和平时一样,妻子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怎么晚了?”他只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草草吃过饭,沉默地坐了一会儿,他就独自上了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其实此时的许鹿希也难以入眠。

  据许鹿希后来回忆说:“当时他跟我说,他要调动工作,我问他调哪儿去,他说这不能说,做什么工作他也不能说。我说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他说这不行。反正当时弄得我很难过。我那时30岁,他34岁,孩子很小,我又不知道他干什么去。可是他态度很坚决,他说他如果做好这件事,他这一生就活得很有价值。听他这么说,我当时就感觉到他已经下决心了,后来他突然又说了一句,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他说这话时哭了。我说你干嘛去,做什么事情要下这个决心。虽然后来我知道他是在搞‘两弹’的研发,但当他说家里事情他都管不了,一切都托给我了时,我回答了他一句,我说“我支持你”。从此以后,他就隐姓埋名,不能发表学术论文,不能公开作报告,不能出国,不能说在什么地方,不能说自己在干什么,这一消失就是整整28年。”

  28年的两地相思

  很多人都问过许鹿希,为什么能够忍受和丈夫分离长达28年。她说是因为她不仅见过洋人,还见过洋鬼子;不仅见过飞机,还见过敌人的飞机在空中盘旋轰炸自己的家园;不仅挨过饿,还被敌人的炮火逼着躲进防空洞忍饥挨冻。她说因为有了这些经历,才使她能够理解邓稼先,理解他因为要造原子弹而和自己分离28年之久。

  罗布泊,原子弹就是在这片荒漠上成功爆炸。原子弹起爆前,核弹制成、安装、检查完毕,邓稼先作为负责人要签上名字,那些日子的紧张近乎煎熬。每当这时,邓稼先都会出去散散步,摘朵马兰花。“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他轻轻地哼着,仿佛又回到了妻子身边——在邓稼先的家中,许鹿希为了纪念他、在他大幅彩照旁边,一边放着一棵青松,另一边放着一朵马兰花。

  原子弹成功爆炸后,邓稼先又受命率领原班人马研制氢弹。

  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在罗布泊爆炸成功,邓稼先进京汇报工作,终于见到了梦牵魂绕的妻子。然而,清秀的妻子却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显得清瘦而疲倦,14岁的女儿也被下放到了内蒙古。邓稼先争取到一个出差机会,赶往内蒙古。女儿整个儿变黑了,头发黄黄的。女儿太小又受了太多的苦。看着女儿狼吞虎咽地吃着他带去的肉罐头,邓稼先强忍着酸楚,把泪水咽进了肚里。

  1971年夏天,邓稼先又得以与久别的妻子见了一面。许鹿希吃了一惊:当年那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的汉子,如今头发花白,背也有些驼了,穿着旧灰制服和绿军便鞋,哪里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博士。

  最后的凄美相处

  1985年7月31日到1986年7月29日,是许鹿希与邓稼先相处的最后的日子。结婚33年,在一起生活只有6年。在最后的一年里,许鹿希异常地心酸,思念的终结竟是永别。

  1985年7月31日,邓稼先被确诊为直肠癌。

  1985年8月10日手术,许鹿希噙着泪水守候着。几天后,因白血球数目太低,血相太差,必须中断治疗,医生建议邓稼先回家休养。由妻子陪着,邓稼先到地坛逛庙会,各种小吃,各种土特产,各种表演,都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居然吃了3个春卷,3个艾窝窝头。1986年3月29日,邓稼先又做了一次小手术……

  有一天,邓稼先拉着许鹿希的手,向她描述原子弹爆炸的壮丽景象:奇异的闪光,比雷声大得多的响声翻滚过来,一股挡不住的烟柱笔直地升起……沉浸在这自己创造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意中,他的声音虽然微弱,却是那么坚定:

  “我不爱武器,我爱和平,但为了和平,我们需要武器。假如生命终结后可以再生,那么,我仍选择中国,选择核事业。”

  那天,在舒伯特迷人的音乐中,邓稼先又一次拉着许鹿希的手,默默地吟诵着肖贝尔的歌词:你安慰了我生命中的痛苦,使我心中充满了温暖和爱情……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编辑:李蓓 主编:李蓓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组图】遵义:昔日荒草低洼地 变身美丽天鹅湖
【组图】龙里:荒山变成“葡萄园”
【组图】贵州大方:新生入学“第一课”
【组图】贵州威宁:燕麦丰收金秋乐
【组图】贵州:冰雪水世界“清凉一夏”
【组图】贵州大方小屯乡法启码头美景如画
【组图】贵阳公路坡面现3D民族创意涂鸦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