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政协委员话贵州】没有“非遗”保护就没有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
——省政协委员谈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2016/12/19 作者:王华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编者按:为我省广大政协委员履职建言拓展新空间,搭建新平台,为助推我省经济社会发展历史性新跨越更好地凝聚正能量,省政协办公厅从2013年12月中旬以来在我省主流媒体开办了《省政协委员话贵阳》和《政协委员话贵州》专栏。该专栏刊播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已成为宣传我省政协工作的一个品牌栏目。该专栏由省政协各专委会承办,主要以省政协各专委会的省政协委员访谈、专访等形式,刊登委员们对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真知灼见。同时也欢迎广大政协委员为本栏目赐稿,为我省决胜“十三五”,同步奔小康凝聚正能量,作出新贡献。

视频来源:贵州广播电视台六频道

  针对本期话题,记者对访谈嘉宾进行了深度访谈

  黔地多山,山间村寨散落。村落内部至今保存着至深的差异性文化符号,生机勃勃的农耕生活场景依然呈现。村落积淀了贵州多元民族文化,是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空间和文化遗产富集传承空间,是多彩贵州文化基因库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村落文化空间,守护多彩文化基因,将成为我们全力建设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的一大助力。那么我省“非遗”保护工作进展如何?我们应该如何保护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又是如何助力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建设的呢?近日,记者就以上话题采访了省政协委员、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龙佑铭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余未人。

  记者:在电影《侗族大歌》里,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首次以电影艺术的形式,与观众交流互动,引发“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讨论。贵州都有哪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的“非遗”保护情况如何?

  龙佑铭:贵州“非遗”,在文化部和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下,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帮助,通过全省各级文化工作者的努力,我省的“非遗”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贵州非遗名录体系健全,十大非遗门类齐备,其中《侗族大歌》是我省的1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我省的“四级”非遗名录体系中,国家级非遗名录85项(140处),省级名录561项(653处),市、州级名录1134项,县级名录4000多项;有国家级传承人57名,省级传承人402名。我省建立了国家级黔东南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1个,省级2个;有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3个,省级28个。

  我省于2012年5月31日出台了《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接着又率先出台了《贵州省非遗保护发展7年规划》、《保护传统村落条例》、《百村保护计划》、《侗族大歌保护计划》等;率先开展生态博物馆建设;列为“全国首批非遗数字化试点省”,率先建立起了贵州非遗数字化管理系统,建成了全国第一座综合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馆;率先提出了“文化助推脱贫”,出台并实施了《贵州省传统手工技艺助推脱贫培训计划(2016—2020年)》,围绕培训计划在全国率先建立起了“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培训研究中心”和贵州工作站等;贵州非遗的保护发展意识和工作创新意识得到国家认可和赞许。

  记者:我们是如何保护“非遗”的?有哪些举措和方法?又面临哪些困难?

  龙佑铭:贵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源于农耕社会,现代社会的发展和转型所带来的巨大改变使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极大威胁。一些非遗代表性项目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和空间,个别门类的项目与现代生活逐渐脱离,后继乏人,受众面急剧减少,传承人群普遍存在文化素养不足、知识面较窄等弱点,可持续的保护传承机制还不健全,代表性项目保护情况缺乏有效的监督和评估等等。

  围绕以上困境,针对“工匠精神”和振兴传统工艺,文化部提出了非遗保护三大理念:即在提高中保护的理念;走进现代生活的理念;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生态保护理念。非遗类型多样,名目繁多,涉及方方面面,保护传承非常紧迫艰巨。非遗是我们共同的文化遗产,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这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共同努力。

  记者:“非遗”与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它是建设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的助力呢?

  余未人:我在贵州文艺界工作了几十年,亲历了各级领导从对民族文化不了解,有的认为是“落后文化”“封建迷信”,到提高认识、逐渐重视、高度重视的过程。这也是对贵州特色的把握和认识提高的过程。

  现在各级领导重视民族文化,要建立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出招睿智,值得大赞。可以说,没有非遗项目,没有非遗保护,就没有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当下是繁荣贵州民族文化的最好时期。非遗工作就是它强有力的支柱。因为非遗是各族人民千百年传承下来的民族文化精华。抓住了这个,就抓住了关键。非遗是民族特色文化的灵魂。

  记者:围绕“助推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我们都做了哪些努力呢?

  龙佑铭:我省建成的全国第一座综合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馆,在全国乃至世界上,都无先例可循。在确定建馆之时几乎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建筑也只是一个框架,且工作时间只有半年多一点。通过领导把关、专家学者、主承办方、地方文化部门、传承人和设计方、园区等等多方的共同参与和努力,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馆才得以呈现。

  因为有了非遗馆,2016年首届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非遗展示篇?周末聚的呈现就有了载体,传承人有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民众则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空间。雷山周末聚、台江周末聚、正安周末聚、从江周末聚、黎平周末聚、石阡周末聚、丹寨周末聚、威宁周末聚等等,周周有精彩,实现了“非遗见人、见物、见生活”,非遗周末聚展演还走进龙洞堡国际机场、走进社区、走进商场,通过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传播到世界各地,实现了多彩贵州真多彩。为讲好贵州故事、传播贵州好声音做出了努力。

  记者:余老师您作为非遗专家,见证和参与了非遗馆的建设,请您谈一谈您的感受?

  余未人:这个馆是请杭州做博物馆的一个优秀团队“黑曜石”来制作的。他们在全国各地做过许多精彩纷呈的博物馆,唯独没有做过非遗馆。所以,他们最初的思路偏重于实物和图片的展陈。当时我感到,我们和黑曜石都需要提高认识,只有认识到位了,我们才能把非遗的核心内容、非遗的精华和灵魂传达给观众。

  我们强调,非遗馆与其他博物馆最大的不同,就是它要展示各个项目的活态传承过程,要展示传承人。对每一位传承人都有图文介绍。如果没有传承人,非遗项目就失传了,就不复存在了。这不仅仅是一个展陈的问题,它也牵涉到全社会对非遗的认识问题。正是解决了认识问题,我们才能把展陈变得活色生香,才能有来自全省的几十位传承人给大家展示他们的绝活。

  传承人是非遗馆的主人,也是非遗馆的特色,他们在这里过得好吗?内心满意吗?我们得有创新意识,摸索途径,让他们在这里长期生存、传承、增收。一定要努力把这个方面越做越好,创造出真正有价值的经验。

  记者:非遗保护在助力多彩贵州建立民族文化强省的工作中,需要避免哪些误区?

  龙佑铭:面对不可再生的民族文化,全省上下都应以“世界遗产地”为总方向和总要求,更多的、更广泛的追求和保护各类遗产的“真实性、整体性和唯一性”。只要坚持和努力,一心一意、一抓到底,积小成大,贵州有资格,能做到。这是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的不竭源泉。围绕这“三性”,我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要坚持真实性,不要破坏真东西搞假东西。此风仍很盛行,究其主要原因,就是对文化遗产缺少最基本的价值判断和价值认同,甚至打着“最响亮”的旗号搞破坏,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为此,我们职能部门的保护责任也尤为重大。

  二是要坚持完整性,不要让文化遗产肢解和碎片化。这就需要我们用系统思维来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建好、抓好、用好“规划”,特别是“十三五”规划中的文化规划和《非遗保护7年规划》、《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指导意见》、《百村保护计划》等,让保护发展规划落在实处。传统村落、历史街区、传统民俗节庆、民族语言文字系统保护都是整体保护的重要依托和载体,要特别重视民族语言文字系统保护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决定性作用。语言文字一旦丧失,文化的多样性就无存了。

  三是要坚持唯一性,保持文化遗产的差异和个性。要建设和运行好“多彩贵州”这个品牌。利用好“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馆”,作为走近多彩贵州的第一个窗口。要切实发挥非遗馆的作用和持续影响力,这就需要解决“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馆”管理机构、工作人员及运行经费问题。

  抓月亮,亦抓星星。因为贵州处处是自然风景,处处是文化旅游资源,可以说是满天星星,但仅有星星没有月亮不行,要众星拱月。抓月亮,是让曾经的“星星”逐步变成“月亮”。

  只有贵州的月亮亮了、星星多了,才会星光灿烂。才有差异和个性,才会凸显特色民族文化。

  还有,抓传统节庆恢复和还原。要还节于民,民办公助…传统民俗节庆是民族特色文化的综合载体,是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最有力的支撑。

  记者:请两位嘉宾分别讲述一下,自己对于“非遗”助推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余未人:龙佑铭委员谈得很全面了。我只想强化一点,就是我省的各级非遗项目已经相当多,但专家的介入是很不够的。没有专家的指导,一些项目就很难进行科学保护。

  在这里提一个我曾多次提过的希望,即每一个非遗项目的背后都要有一位及多位专家的介入,在介入的过程中,专家可向传承人学习,也要对传承人进行指导,双方携手,有效地、科学地保护非遗项目。

  龙佑铭:余老师谈得很好,专家介入、社会力量介入、各科研院校介入是国际文化遗产组织开展文化遗产保护实践最主要的方式之一,贵州省文化厅率先于全国建立“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研究中心”和建立“贵州工作站”,就是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实现这一目标。

  非遗保护任重道远,唯用心、倾心、尽心待之……还是那句话“非遗保护永远在路上……”(记者:潘建)

编辑:熊莺 主编:熊莺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专题】生态贵州 绿色卫士
【专题】聚焦贵州各区县党代会
【专题】深改组1000天
【专题】全面深改看贵州
【专题】2016贵州雷山苗年节
【专题】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
【专题】易地扶贫搬迁的贵州样本
【专题】贵州设立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获国务院批复
【专题】“黔系列”民族文化产业品牌标识征集意见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