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 82年 他们接棒珍藏“红军马鞍”
2016/08/31 作者: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多彩贵州网讯(联合报道组记者 张玥)8月30日上午,石定录把老宅又整理了一遍。搬进新房子已经10年了,可石定录还是会每隔几天就到老宅打扫卫生,准备随时迎接来访的参观者。

  2层高的老宅子有着上百年的历史,82年前,红军军委纵队干部团来过这里。因为得到石定录爸爸的帮助,红军赠送了一个马鞍作为酬劳。

  如今,石家人一直将这个红军马鞍珍藏着,这栋木屋也成了当地的红色文化参观点。

在石家木屋前,石定录捧起那个载满了82年承诺的红军马鞍,马鞍很沉,诺言也重。

  红军马鞍 石家珍藏82年

  1934年,红六军团西征,为冲破湘黔桂军阀的重兵围堵,转战贵州台江。由于反动派实行恐怖政策,造谣诬蔑红军是“共匪”,宣称“共匪进村进寨后,先抢吃的穿的,然后把人蓄杀光。”不明真相的村民纷纷躲藏起来。红军来到时,街上大多数人家关门闭户。1934年12月27日,红军长征渡过清水江到达台江县施洞镇偏寨村,临时借宿石家木屋。

  “爸爸不相信红军是什么‘共匪’,他悄悄回到家里,想亲眼看看红军。”在石定录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石定录是从母亲那里得知的这段往事。

  石定录的父亲石三林一进门,红军就迎上来,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和他拉家常。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举动,让石三林倍感温暖。“红军是好人!”石三林带着妻子悄悄下山,回到家里帮忙照顾红军伤员。

  “听母亲说,红军战士前后在我家休整了一个星期。每次说到这个事情,母亲总反复说,红军很苦,都很瘦,还有很多伤兵。”石定录说。

  短暂休整一周后,红军计划离开偏寨村,搭浮桥渡过清水江继续北上施秉县。由于不熟悉山里的路,石三林带着红军走了三十多公里。分别时,红军留下银元以示感谢,石三林坚决不收。红军只好留下一个马鞍作为酬劳。

  “马鞍要留好,再穷再苦不能卖。”记得父亲临终前的嘱咐,石家三代人,珍藏马鞍82年。

病情好转,石定录妻子刘记报又做起了快乐绣娘。“婆婆当年嘱咐过我,我也告诉了女儿,马鞍是红军留下的,我们要给红军保管好。”刘记报对记者说。

  妻子患病 出再多钱马鞍也不卖

  2006年,石定录遇到了两件事。在上海打工的妻子突发糖尿病,一个湖南收藏家要花20万元买红军马鞍。

  那一年,在上海华东医院的病房里,石定录陪护妻子已近两个月,“原来家里还算宽裕,这次看病,钱都花光了。”石定录不得不带着并未痊愈的妻子回到村里。

  石定录妻子刘记报是远近闻名的巧手绣娘,绣品曾远销外地。生病后,生意受到影响。两人每月收入锐减到1500元左右,而刘记报每月的医药花销就将近1000元。两口子生活变得有些捉襟见肘。

  同一年,湖南来了个收藏家,听说了这段红军往事,出价20万想收购那个马鞍。按照每月1000元计算,20万相当于妻子16年的医药费。“马鞍是红军留下的。出多少钱,我们也不能卖。”石定录和妻子拒绝了这个收藏家,没有一丝犹豫。

石家的新房子紧挨着老木屋,挥别记者,石定录转身穿过老木屋回到现在居住的新房子。石家人觉得,红色的历史从未远离如今的生活,一个诺言信守了82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

  反复述说 只为这段红色的往事

  母亲不止一次向石定录述说往事,每一次提起,都向昨天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在石定录结婚、生子之后,石定录也向自己的妻子和四个儿女重复着这段红色记忆。“我想让他们永远记得,我想让他们也给自己的儿女说这个故事。”石定录说。

  “在征得石定录同意后,石家木屋已经成为一个公益的红色文化参观点。”施洞镇党委副书记杨炫告诉多彩贵州网记者,这些年来,经常有学生和游客前往石家木屋参观,了解红色历史。

  “有机会,我也会给来参观的人说红军住过我家的故事,说我爸爸给红军带路的故事,说我们家珍藏红军马鞍的故事。”石定录崇拜着自己的父亲,骄傲着这段红色往事。

编辑:熊莺 主编:熊莺  
返回专题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