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正文  
【新春走基层】草海湖畔的护鸟人和黑颈鹤们的“年夜饭”
2016/02/09 13:10 作者:赵曌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专题】回家过年-----2016新春走基层 【专题】回家过年-----2016新春走基层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赵曌)2月7日,除夕。羊年的最后一天。

  一大早,刘广惠的爱人就带着三个孩子张罗起了这一年到头最重要的年夜饭。刘广惠却不紧不慢换上了下水裤,他说,还有一帮家人要“招呼”,得出趟门。刘广惠口中的“家人”,是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刘家巷黑颈鹤栖息地里的300多只黑颈鹤,和其他在这里栖息越冬的鸟类,“它们也是回来过年,也要吃年夜饭哩!”

  上午9点多,太阳影影绰绰地从云里探出些头来。“要天晴!天气好,鸟儿们心情可能也好,哈哈……”说笑间,刘广惠从储物间里搬出来一袋玉米,麻利地倒在背篓里。这几年,到草海越冬的鸟儿越来越多,冬天百草凋零,为了不让鸟儿们饿肚子,政府专门提供食料,由专门的管护员投食“补贴”,刘广惠就是草海的管护员之一,“一袋120斤,每次投一半。”他说。

  出门右转,再往前走2、3公里,就是刘广惠管护的刘家巷黑颈鹤栖息地,这里也是草海黑颈鹤的六大栖息地之一。家门口的这条水泥路,刘广惠每天都得走上几遍。而他成为管护员,已经整整18年了。18年来,刘广惠的工资从一开始的每个月60块、80块、120块,涨到了如今的1000块,这其中,他也通过鸟儿们的“行程”记录下了草海生态由好变坏、愈发恶化、慢慢恢复的变迁。

  草海属于完整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包括草海水域、浅水沼泽和莎草湿地、草甸等湿地生境,多种水生动、植物群落,鸟类栖息地、繁殖区,候鸟的夜宿地、主要觅食地等。往栖息地的深处,大多是沼泽地,路并不好走。刘广惠一手护住胸前的望远镜,一手用木棍试探着前方的水深,趟过眼前这条水沟。

  尽管是跟在刘广惠身后,但记者深一脚浅一脚,还是走得有些趔趄。

  一进栖息地,刘广惠就拿起望远镜左右眺望。他告诉记者,每年回来的黑颈鹤数量,都是他们一只只数出来的。“今年已经回来了300多只。”刘广惠高兴的是,自己管护的刘家巷栖息地,几年来黑颈鹤的数量一直十分稳定。“前面就是黑颈鹤的觅食区,每天早上都会有100多只黑颈鹤在这里觅食。”刘广惠抬手指着前方。

  顺着刘广惠手指的方向,记者在相机取景器里看到了三只并排站立的黑颈鹤。芦苇丛中,三只黑颈鹤不约而同地望向同一个方向,似乎在等待远方归来的同伴。

  到了定点投食区,刘广惠卸下身上的背篓,将玉米均匀撒开,“黑颈鹤最喜欢吃的就是玉米,有时候也吃土豆。”

  上午的投食结束,下午,刘广惠照例会来到栖息地巡护。“以前有人下钩子捕鸟,经常有鸟儿被套住受伤。”刘广惠说,近几年来,捕鸟的人几乎没有了,“但就怕有鸟儿被水草缠住。”去年1月份,刘广惠在巡护的时候就发现了一只被水草缠住的黑颈鹤,“还受了伤。”解开水草后,他发现这只黑颈鹤飞不起来,便抱回了家,并请来保护区的专家诊治。“后来,这只黑颈鹤在我们家养了3天伤,这才痊愈飞走了。”刘广惠笑着说。

  在巡护的过程中,刘广惠会把一些长得高大的芦苇给割掉。“夏天的时候,这些芦苇就会疯长。”他告诉记者,“但到了冬天就会影响黑颈鹤的夜宿。”为了让鸟儿们“高枕无忧”,割芦苇成了刘广惠每年的重要工作之一。

  傍晚时分,又回到了上午投食的地方。趴在地上仔细看了看,刘广惠咧嘴笑了起来,“你看,这些都被吃过了,那边的都快吃光了。”

  “嘘……跟我来。”刘广惠突然回头示意记者放轻脚步。往前一看,一大群黑颈鹤正扎堆栖息在芦苇丛中。记者蹑手蹑脚地跟在刘广惠身后,生怕惊扰了它们。让记者诧异的是,这些平日里“可望不可即”的精灵,远远见刘广惠走近,却似乎不惧怕,只是扬头望着。刘广惠得意地说,“它们都认识我呢!”

  “咕咕——咕——”刘广惠走到了跟前,这群小家伙这才振翅飞了起来。“时间久了,它们都知道我们没有恶意,所以也就不怕了。”刘广惠说,最近的时候,自己离黑颈鹤也就是4、5米。

  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刘广惠抬头望向飞远的黑颈鹤,脸上挂着由心而发的笑。鸟对人能信任,人对鸟的感情更深,刘广惠说,看得多了,自己都有了“熟人”。2014年,他在巡护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带脚环的黑颈鹤,“它身边还有一只同伴,很可能是一对。”2015年冬天,刘广惠又见到了这只黑颈鹤,“而且还有一只小鹤,三只一起回来的,它们是一家三口!”说这些的时候,刘广惠总会不自觉地露出幸福的笑。

  巡护结束,刘广惠的手上多了一根羽毛,“应该是黑颈鹤换毛的时候掉的。”他说,发现完整的羽毛就会捡起来洗干净带回家,家里已经“珍藏”了不少漂亮的鸟羽。

  往回走的时候,成群结队的鸟儿划过天际,陆陆续续飞回了栖息地。不远处,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传了过来,刘广惠朝着鸟儿飞过来的方向喊道,“回家喽!吃年夜饭喽!”

  夕阳把眼前的景象都染上了暖色调,2013年设立的“黑颈鹤栖息、觅食地修复示范区”标牌更多了几分斑驳的感觉。时光流转,但刘广惠说,爱鸟护鸟这件事情,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明天大年初一,我还是会来,每天都会来。”

  走出栖息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刘广惠习惯性地驻足、回头、再看一眼。远处一只鸟飞过,在画面中恰好经过刘广惠的头顶。

  就在几个月前,《贵州草海高原喀斯特湖泊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规划》获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投资约100亿元用于草海的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高兴得不得了!”刘广惠说,“草海是块宝地,不能再破坏了!”他的新年愿望,就是希望政府拿出更加科学合理的治理方案,流转周边农户的土地并纳入栖息地恢复工程,减少人为破坏和影响,“让每一只鸟儿都更加安全!”

<

 本文导航
编辑:李蓓 主编:熊莺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回家过年
【专题】贵州春节习俗大全
【H5】春节去哪儿?贵阳有哪些好去处
【H5】春节去哪儿?黔东南有哪些好去处
【专题】2016贵州两会
【H5】2月贵阳大事小事有哪些
【滚动】台湾高雄市发生6.7级地震
【H5】两会热词·我来说
【H5特刊】我们贵州这一年
【专题】贵州十大新闻热词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