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正文  
绝望与希望没有分水岭 独家对话“艾滋父母”
2015/11/30 18:31 作者:张玥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67 | 投稿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张玥)在自然界中,分水岭是相邻两个不同流域间的山岭或高地。如果有可能,这个几乎要被毒品和艾滋病摧毁的家庭,多么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真能有个山岭或高地来缓冲绝望与希望的拍打。

  陆灏(化名)和妻子罗涵(化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罗涵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不幸的是,除了罗涵与前夫的两个儿子,他们一家人有三口都是艾滋病毒携带者。11月26日,本网记者作为六年来首个知道他们“艾滋”身份的“外人”,经受访者授权隐去其真实姓名进行了一场对话。

  当天的采访地点在陆灏、罗涵目前租住的一座靠山的房子里,二楼,一共4间房,除了女儿丫丫和夫妻二人的两间卧室,还有一间住着罗涵前夫的两个儿子,另外剩下的一间是别的租客。记者被带到了靠近山体那侧的小房间,采访时,陆灏把小房间的门关上了。

  采访期间,陆灏和罗涵的女儿丫丫都与我们待在一起。夫妻俩所有的烦恼和懊悔,刚满6岁的丫丫无法理解。看起来,丫丫很依赖陆灏,她并不关心爸爸妈妈和记者的对话,狭小的房间里,丫丫自己玩儿一会儿就会爬到陆灏的腿上抱着他,丫丫非常依赖陆灏。

  无论是陆灏还是罗涵,在与记者交谈时,情绪都十分平静。记者设想中的埋怨和隐瞒都未曾出现在与他们的对话里。

陆灏向记者出示了他的艾滋病确诊报

  记者:接触过和你一样的病人吗?

  罗涵:在疾控中心偶尔会遇到和我们一样状况的人,会聊一下病情,平时也没有过多联系,我很怕有一天,忽然谁就不在了。所以尽量不交朋友。

  记者:你和爱人的婚姻从什么时候开始?

  陆灏(化名):2004年,他的前夫,同时也是我的表兄弟,去世两年后,我们结婚了。

  记者:你们的孩子丫丫(化名),是哪一年出生的?

  罗涵:我和陆灏结婚5年了,一直没要孩子,我不想别人笑话陆灏没有生育能力。2009年,生下了女儿丫丫。

  丫丫出生第三天开始出现持续高烧不退状况,就医时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丫丫的HIV-1抗体为阳性。(根据2001年制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HIV/AIDS诊断标准及处理原则》显示,HIV有两种类型:HIV-1和HIV-2两种类型都是通过性接触、血液以及母婴这三种途径传播,它们导致的AIDS症状相似,但HIV-2型病毒相对HIV-1型病毒来说,毒性较弱,传播能力也较差,并且它从感染到发病的间隔期更久。在世界范围内,HIV-1型病毒的感染占主导地位,一般情况下,如果人们提到HIV,而没有指明其类型,指的就是HIV-1型病毒。)

  再查,我们也是HIV阳性。

  记者:你们知道是怎么感染上艾滋病病毒的吗?

  罗涵:陆灏曾经吸毒,应该就是他吸毒导致的。我和前夫生的两个儿子都没有艾滋病,所以我应该也是被陆灏传染的。

  记者:你嫁给陆灏的时候知道他吸毒吗?

  罗涵:知道,但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戒毒了,而且确实没有复吸。我一个人拉扯和前夫的两个孩子也不容易,就同意跟他好了。

  记者:刚拿到艾滋病确诊报告那会儿,恐惧吗?

  陆灏:恐惧。我到处打听,希望能找出没有感染的证据。可是所有的说法都是模棱两可的,只要你有过高危行为,哪怕一次,就存在可能!明白了这一点,我开始陷入绝望……

  记者:怀丫丫的时候去医院做产检了吗?

  罗涵:没有,我觉得自己有经验,毕竟已经生过两个孩子,而且最后也是在自己家里我舅妈帮我接生的。现在特别后悔,我听说怀孕产检可以如果检测出问题,医生可以帮着采取艾滋病病毒戒断措施,可以生出正常娃娃。

  陆灏:当时我要是知道我们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打死我也不会要这个孩子!我连累了孩子!

  记者:你对所有人隐瞒了病情吗?

  陆灏:只有我、我老婆、还有她大儿子知道。大儿子无意中看到了我们的诊断报告。

  记者:家人看不出你的变化?

  陆灏:我外表没有变化,只是身体越来越差,经常感冒。我一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健康,我不忍心把这一切告诉家人,我不想失去自己的亲人。

  记者:以后有什么打算?

  陆灏:我得了这种病,没有过多的奢望,好好活着就可以了,为了三个孩子,尽量延长自己的生命吧。

  记者:为什么同意接受我的采访?

  陆灏:这么多年了,一直隐瞒身份,我们也很压抑。希望能有个人听了,为我心里这块大石头减轻一些重量。也希望,看见的人,不要吸毒。但愿,能有人听进去吧。

  罗涵:我还是抱着希望在过日子,我总觉得也许有一天,能够治愈艾滋病的药,就被研究出来了。如果我和陆灏赶不上那一天,希望丫丫能赶上吧。

<

 本文导航
编辑:张超 主编:张超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践行”五大发展理念 贵州篇章
【h5特刊】贵州“十三五”规划建议 这些事影响你我
【专题】贵州即将县县通高速
【h5特刊】贵州高速这么美 你一定想去走走
【专题】贵州省第三次项目观摩会
【H5特刊】中共贵州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一览通
【专题】贵州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
【专题】刘芳——大山里的"海伦·凯勒"
【图解】未来五年贵州有哪些变革?
【H5特刊】一条路 百姓说 精彩事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