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综合 > 多彩播报 正文  
探访海龙屯遗址 触摸世遗背后的前世今生
2015-07-10 09:26  作者: 本网记者 赵曌 来源: 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赵曌)公元1600年,明万历二十八年。明朝廷倾全力调8省24万军队发动“平播之役”,节节败退之下,播州第29代土司杨应龙领1.7万人退守海龙屯,倚天险与明军鏖战114天后败亡,海龙屯被焚毁……

    北京时间2015年7月4日15时58分,德国波恩。第三十九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宣布,由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恩施唐崖土司城遗址、贵州遵义海龙屯土司遗址联合申报的“中国土司遗产”,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项目,成为中国第34项世界文化遗产,也是第48项世界遗产。

  415年后,海龙屯遗址成为贵州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古今时空交错,尘埃之下,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正向世人娓娓道来……


历经400多年风雨仍保存完好的海龙屯铁柱关遗址

山花遍野,关于海龙屯的历史故事正娓娓道来

  ●前世·725年杨氏治播的史诗传奇

  海龙屯遗址位于遵义老城北约30里的汇川区高坪镇玉龙村龙岩山东麓。汽车驶出城区,便一头“扎”进连绵的群山之中,近一小时车程,终于抵达遗址所在。海龙屯建于山巅,踞险而立,左右深谷,前后重关,《明史》称其为“飞鸟腾猿不能逾者”。


依山势而建的海龙屯三十六步天梯,以巨石砌筑而成,极难攀爬

  遵义古称播州。公元876年,唐末,杨端入播,开启了“杨氏治播”的历史。1257年,宋末,杨氏十五世孙杨文在南宋朝廷的援助下“置一城以为播州根本”,用以抵御蒙古大军,是为“龙岩屯”。

  明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杨氏29代土司、骠骑将军、播州宣慰使杨应龙谋反。次年,明朝廷倾全力调8省24万军队分8路发动“平播之役”。相持两月,播州各地关隘相继失守,杨应龙领1.7万人马退守龙岩屯,各路官军围而攻之。

  由于守军有天险可凭,有积储足恃,有悍勇苗兵可用,屯下河谷中官兵死伤颇众。苦战114天,官军终于爬上“后关”,打下这座“坚不可摧”的军事要塞,“斩级22687颗”,“招降播民一十二万”,焚毁屯内所有建筑,杨应龙自缢身亡。


如今依旧雄踞山崖的飞龙关

  龙岩屯付之一炬,朝廷将其易名“海龙屯”,意为“龙困于海,不能再兴云复雨”。历经唐、宋、元、明四代共700余年,西南杨氏土司对播州的统治就此划上句号,播州从此“改土归流”、分为两府,一曰平越府,划与新建的贵州省;一曰遵义府,隶属四川省。

  415年风雨苍黄,硝烟早已散尽,遗址之中飞虎、飞龙、朝天、飞凤等雄关仍在,杨应龙亲笔题写的关名依旧清晰可辨……山花遍野,隐匿山间的残垣断壁似乎仍透露着当年的雄风,试图继续讲述杨氏的故事。


海龙屯“新王宫”遗址

  ●今生·900个日夜寻找失落的遗城

  申遗成功,海龙屯遗址被认定为中国西南目前所知的规模最大、规格较高、保存较为完整、延续时间较长的羁縻·土司制度的实物遗存,见证了我国少数民族地区行政制度由唐宋时期的羁縻之治到元明时期土司制度再到明代开始的“改土归流”的完整变迁。

  揭开历史面纱的钥匙,是为申遗工作提供具象支撑的考古调查。

  早在1982年,海龙屯便被认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于1999年秋启动了第一次考古试掘活动。2001年,海龙屯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贵州省文物局正式启动海龙屯申遗工作,针对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随即展开。

  2012年4月23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领衔的联合考古队进驻海龙屯,展开考古发掘工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考古队领队李飞和他的团队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探寻。


历经数百年风雨侵蚀,仍保留完好的砖石

  考古队的工作重点是中部主体区的“新王宫”建筑群,也就是统治播州700余年的杨氏最后覆灭时那座在火光中成为废墟的宫殿。

  根据专业知识的预判,李飞推测,王宫四周应当有一圈城墙环绕,然而这样的说法在之前却闻所未闻。5月中旬的一天傍晚,在山下开会的李飞接到电话称发现疑似宫墙的砖石。顾不得天色已晚,李飞当即赶往现场,到达屯上已经入夜,兴奋不已的他打着手电连夜对现场进行了踏勘,并确认所发现的就是“新王宫”外围的城墙。

  很快,考古队顺利清理出了这圈众人期待已久的“城墙”,这在“新王宫”的发掘中,无疑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第一次划定了‘新王宫’的范围,理清了这一建筑群的大体格局。”随后,“新王宫”中轴线上大门、仪门、大堂、二堂及两侧的两厢、中央的庭院等次第清晰起来。

  考古队发现,“新王宫”是一组以中央踏道为中轴线,依山形层层抬升,各抱地势,占地近2万平方米的庞大建筑群。从残存的高敞台基,硕大柱础,精致瓦当,威严脊兽,还能大略想见其旧时的辉煌模样。


高处俯瞰,“新王宫”格局清晰可辨

  “新王宫”大体遵循了“前朝后寝”的平面布局,与明紫禁城“前朝后寝御花园”的格局较为接近,其结构亦符合衙署的普遍模式。“毫无疑问,它是一处土司衙署。是海龙屯后期的中心所在。”李飞惊喜异常。

  与偶然的惊喜相比,日复一日的发掘显得漫长了许多。从最初进屯到申遗成功,已经过去3年又2个多月,李飞在屯上的日子,粗略算起来也有了900多天,用他的话说,“眼见美人老,一样生悲催。”而几乎就在海龙屯申遗成功的第一时间,李飞在微信朋友圈发文“海龙屯:贵州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配图是一张黑白的海龙屯雪景……

  其中甘苦,不难体会。


风雨苍黄,硝烟散尽,屹立于绝壁之上的断壁残垣依旧在讲述着海龙屯的故事

  ●未来·向世人诉说世遗背后的故事

  海龙屯成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自此进入更为广阔的世界视野,更多人将会前来,如何保护不可再生的文化遗址将是未来面临的严肃问题。

  申遗成功前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前文化顾问理查德·恩格尔哈特考察海龙屯时便提出,海龙屯接下来的挑战是在成为世界遗产之后,如何应对激增的游客数量。

  未来如何合理、有效地保护、展示、利用这笔宝贵的历史财富?当地有文物管理部门目前也已做出了有益的实践,将海龙屯规划为核心区、缓冲区、拓展区,并构建起严密的安防体系……文物管理部门承诺:“对海龙屯本体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

  今年“十·一”黄金周,海龙屯景区将正式开园迎客,向人们展示历史的风云际变,讲述世界文化遗产背后那段尘封百年的往事。

  而对于李飞来说,“山仍在,屯仍在。”屯上的日子还得继续,山顶建起了工作站,相关的考古也会继续。丛林深处的“老王宫”究竟建于何时?杨氏一族与其他土司之间还有哪些故事?海龙屯与中世纪欧洲城堡有何异同……这位考古者的脑中,一个接一个的谜团尚未解开。

  春夏多雨、冬日凄寒,但李飞觉得——与海龙屯的对话,一切才刚刚开始。

编辑:白赟 主编: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八年抗战民族记忆
【图解】四类人员可一次性补缴养老保险
【专题】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5年年会
【专题】贵州不一般
【图解】贵州13个最美丽的城市公园
【图解】查一查贵州绿色“家底”
【专题】沪昆高铁即将通车 贵州融入高铁网络
【专题】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即将下闸蓄水
【图解】哪些人就职时将向宪法宣誓?
【专题】到新区“走亲戚”学经验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