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手机报  
全国首份抗生素污染地图公布
2015-06-19 23:31 来源:羊城晚报 
分享到:

原标题:珠江流域抗生素排放强度最大

  广东某养猪场给猪使用的激素及抗生素

  羊城晚报记者林桂炎摄

  单位:千克/平方公里·年

  羊城晚报记者杨辉实习生刘希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和使用国,但多年来一直缺乏可靠的抗生素排放数据。中国科学院6月11日公布称,中科院科学家获取了“中国首份抗生素的全国使用量与排放量清单”。中科院主办的《中国科学报》6月16日头版以“我国首份抗生素使用量和排放量清单出炉”为题进行了报道。

  该污染地图首次详细披露了各地抗生素使用和排放量:中国2013年使用的16.2万吨抗生素中,兽用52%,人用48%。一年超过5万吨抗生素排放进入水土环境中。珠江流域、京津冀海河流域是全国抗生素排放强度最大区域,水中抗生素浓度很高。长三角地区因水流量大,污染排名第三。广东、江苏、浙江等省抗生素污染严重。

  珠三角长三角污染情况严重

  中国科学院公布的这份抗生素清单,由国务院直属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联合基金重点项目资助。国内首份抗生素污染清单操刀者为中科院广州地化所应光国课题组。应光国博士是国内抗生素研究领军人物,从2006年开始研究抗生素污染问题,足迹遍布中国58条主要河流,以及广东、广西、湖南、河北等省份的主要养殖场。

  根据抗生素污染地图,2013年中国生产抗生素24.8万吨,结合进出口数据,2013年我国抗生素准确的使用量约16.2万吨。

  中国在抗生素的使用上,可划分成明显的东部和西部两个部分,东部的抗生素排放量强度是西部的6倍以上。

  “总的来说在东部地区使用量和排放强度都大,跟经济发展水平一致。”应光国博士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说。

  排放强度上,珠江流域、海河流域、长江下游流域为全国前三,珠三角、京津冀部分地区的抗生素年排放强度为79千克/平方公里—109千克/平方公里。珠三角地区水系抗生素污染严重。相比下来,西藏、青海部分地区的抗生素年排放强度在2.97千克/平方公里。

  应光国说,以排放强度最大的珠江流域为例,广东、广西是养猪养鸡大省。

  为避免争议,此次抗生素污染地图未给各省的抗生素污染排名。从污染地图颜色可以看到,广东、江苏、浙江、河北等经济相对较好地区颜色较深,即意味着是污染重灾区。

  河流抗生素浓度远超发达国家

  抗生素的种类非常多,有好几代,最早为青霉素。国内市面上有226种抗生素,用量大的有β-内酰胺、喹诺酮类、大环内酯类等。β-内酰胺类抗生素是国人用得最多的,包括青霉素、头孢类;喹诺酮类的抗生素如氟哌酸、氧氟沙星主要用于拉肚子、嗓子痛;大环内酯类的红霉素用于口腔感染、百日咳。此次污染清单的研究选取了36种环境最常见、最易检出的抗生素进行深入的排放清单与多介质模拟研究。

  与国外相比,中国河流总体抗生素浓度较高,测量浓度最高达7560纳克/升,平均也有303纳克/升,意大利仅为9纳克/升,美国为120纳克/升,德国是20纳克/升。

  猪鸡鱼牛全都被使用抗生素

  养猪和养鸡滥用抗生素是环境中最常见的抗生素来源。中科院团队在广东、广西、湖南的猪场、鸡场、鸭场检测显示,养殖业使用了不同的抗生素,猪粪检出的抗生素中浓度最高为四环素5.6毫克/千克。在鸡鸭粪中检出的多种抗生素中浓度最高为6.11毫克/千克。奶牛场也在使用抗生素。“我们去了广西、广东的大型养牛厂,奶牛也在用抗生素,因为挤奶时间长会发炎。”应光国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广东人爱吃走地鸡,很多人觉得走地鸡很安全。实际上,走地鸡同样不安全。“我开始以为走地鸡不用药,最后发现也用。”应光国看到云浮、清远、江门等地养殖户为了让鸡长得快、防鸡瘟,大量使用抗生素。

  养鱼业同样没能幸免。2014年4月,应光国的团队到中山三角镇调查当地典型水产配套养殖体系,发现在鱼塘水体中分别检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种抗生素。浓度最大值达到382纳克/升,平均浓度值为123纳克/升。鱼塘底泥中检出了7种抗生素,最高浓度为3400微克/千克,平均浓度为524微克/千克。三角镇水产养殖区检出的抗生素的种类数量和浓度远高于其他地区。

  抗生素会带来生态圈和人体不可逆转的耐药性问题,应光国说,中国抗生素滥用情况严重,亟须严控。控制抗生素是政府的职责,首先应从源头控制,农业畜牧部门需要提升对畜牧业的监管力度,其次是末端提高污水处理率,提高工艺水平。

  十年磨一剑绘出污染地图

  “我们有必要通过各种手段搞清楚每一种抗生素的实际使用情况。”应光国博士告诉记者,抗生素种类多,要追踪每一种抗生素从生产到最终流向,中科院的科研团队已花费10年时间。

  中科院研究团队从污水处理厂、养殖业的污水和粪便分析入手,发现“养殖户将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使用剂量让人吃惊”。

  随后研究团队摸查珠江、长江、黄河、海河、辽河等全国58条主要河流,水中均检出抗生素残留。

  最后,研究团队在农业部下属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管的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协助下,每种抗生素选取领域内5-10家最具代表性生产企业,总共选取237家生产企业调查,摸清企业将抗生素卖给了哪些医院和机构。

  “兽药打得多到我们都怕”

  “这些兽药经常打得多到我们自己都怕!”肇庆市莲花镇大步村生猪养殖户老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老廖的猪场有2000多头猪,养了几十年猪,“打药”对老廖来说稀松平常。老廖和附近养殖户告诉记者,猪现在主要的病有几十种,打针、灌药效果越来越差,用药越来越猛。一旦猪出现咳嗽、瘦弱,就必须不断打药,一直打到让猪吃食。“光是用药,养猪都养不起了,猪药太贵了。一头猪从小养到240斤的7个月里,养殖成本中,饲料费用1300元,药费就要300多元。千把头猪的规模养殖,一年用抗生素等各种兽药花费就达50万元。”

  养殖户向记者展示了他们日常大量使用的抗生素:江西双实药业的盐酸林可霉素注射液、山西芮城科龙兽药生产的硫酸庆大霉素、广东湛江制药的丽高霉素(处方药)、成都中牧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天津药业集团盐酸肾上腺素注射液、硫酸卡纳霉素注射液。

  中国首个抗生素污染地图,颜色越深,抗生素排放强度越大

作者: 编辑:杨娅  
 
更多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每日推荐  
·
·
·
·
·
·
·
·
视频·直播  
·
·
·
·
·